九把刀《打噴嚏》飛撲不了老婆婆 苦喊:只好更努力

2020/10/04 15:40
九把刀《打噴嚏》飛撲不了老婆婆 苦喊:只好更努力

我拍了兩部電影,一部賣,一部賠。

 ★【東森新聞line】一手掌握全世界 

每個導演都會說,拍片時的的確確全力以赴了這種話,是啊我也會超會講,不管是在拍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或是《報告老師!怪怪怪怪物!》時我都是全神全靈投入,不然每天去現場吃便當嗎。但怪怪怪怪物的票房不好,在國際影展上拿的幾個獎變成安慰自己用的。

 

票房失利必須檢討,我頭腦正常,當然用最快的速度歸因在自己劈腿形象不好。麻煩的是,形象不好這點要怎麼改進滿困難的,光是每天正常生活、正常寫小說、呼吸改用腹部、少吃澱粉、確實做好垃圾分類、然後永遠不再劈腿好像都不夠,沒人care啊。是啦,要迅速洗白的方法也有,只是比較激烈,比如說……只是比如說啦!我常常在過馬路時東張西望,看看有沒有車子闖紅燈快要撞到老婆婆,我便即當機立斷衝出去捨身一撲!如果我代替老婆婆被車撞飛,大概就可以挽回一點顏面了呵呵。

 

《怪怪怪怪物》票房吐血,還有一點很麻煩,就是我覺得很對不起投資人。某次柴姊做東,約我跟出品方江老闆一起吃飯,我菜單還沒拿穩,就很認真向江老闆低頭道歉。

 

「唉對不起啦江老闆,怪物票房不好,害你賠錢了。」我好可恥。

 

江老闆有些訝異,隨即笑了出來。

 

不是傳說中尷尬不失禮貌的笑,也不是笑到讓人心裡發寒的笑,是一種,嗯嗯嗯嗯嗯……充滿王家衛風格意境悠遠的長輩笑。

 

「我投資電影幾十年,賠錢的電影太多太多了,但來來去去就只有兩個導演跟我道過歉。」

 

「另一部是什麼啊?」

 

江老闆說了一個不長不短的故事給我聽。重點是這兩部賠錢的電影,他認為都對社會傳達了很好的意義,叫我不要放在心上。

 

「導演,你既然拍過很賺錢的電影,現在賠錢的電影也拍過了,重點是……」江老闆說:「你自己覺得電影拍得怎樣?」

 

我很不好意思:「要說滿意也怪怪的,但我就是用最大努力拍了。我很喜歡。」

 

江老闆笑笑:「那就把電影繼續拍下去,一部接著一部,慢慢來。」

 

買尬!我是不敢拍太多電影的,這些年我欠了小說讀者太多後續的故事還沒寫,「一部接著一部」這幾個字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奢侈,但江老闆的暖心令我放下了一些愧咎。

 

後來世界安靜了,我好整以暇,逆向寫了《怪怪怪怪物》的小說。

 

當我將電影化成文字時,發現了幾個當初在劇本上可以讓電影更加好看、更溫暖同時也更深刻的著力點。我也開始意識到我對不起鄧育凱,我應該把他的角色塑造得更豐富。我也驚覺對不起蔡凡熙,我拍到一半才知道要怎麼指導他演戲。雖然我也對不起劉奕兒,把她弄得很醜也沒有讓她入圍任何獎項,但她收穫了一個好男友,或成劇組最大贏家。

 

時間無法倒轉,但我花了很多時間,從小說的角度研究怎麼讓電影更有爆發力這個逆向工程,讓我更加信任電影自身的力量,而不是……很隨便地嫁禍給了自己的形象不好。這種自責其實是一種推卸喔。

 

六年過後,被封印的《打噴嚏》總算得以上映。

 

▼柯震東身兼《打噴嚏》男主角、後期總監與出品人,跑了上百場映後與映前全力宣傳,九把刀偶爾相陪。(圖/傳影提供)

柯震東(左二)身兼《打噴嚏》男主角、後期總監與出品人,跑了上百場映後與映前全力宣傳,九把刀(右一)偶爾相陪。(傳影提供)

 

身兼男主角、後期總監、與被出品人的小弟,毫無抱怨地跑了上百場映後與映前,我偶爾相陪,但其中一半以上是他獨自完成。只要有小弟出現的映後場次,幾乎場場爆滿,這個效益肯定讓他領悟到用肉身賀爾蒙逐場宣傳的奧義。

 

在跑場的過程中我看熟了幾個小弟的狂熱粉絲,對啦都是女生,我戲稱她們為「柯震東的手下」,一開始她們覺得「手下」這兩個字很羞恥,還跟我抗議,但很快她們就很樂在其中了。

 

這些手下會買下第一排最好拍照的位置,並事先用手機記下幾個問題,在映後用最快的速度舉手發問,唉老實說那種「請問《打噴嚏》裡哪一場戲讓你印象最深刻?」、「請問這六年來你的心路歷程是什麼?」、「請問從影以來你覺得最難挑戰的是哪一個角色」很像官方的問題,根本不用事先記下好嗎!好嗎!好嗎!

 

幾個被觀眾問到爛掉的問題,比如說齁。

「可以請你唱一段〈約定一拳〉嗎?」

「請問義智最後死了嗎?」

「心心姐姐到底有沒有喜歡義智?」

「為什麼音波俠那麼晚才趕到?」

「為什麼小說裡的那隻有超能力的狗被刪掉了?」

「為什麼閃電怪客的形象跟小說裡差那麼多?」

「等一下可以跟我自拍嗎?」

但以上這幾個問題的重複率,都沒有這一個高------「請問電影裡你一直被打,那些都是真的嗎?」

 

▼柯震東在《打噴嚏》裡一直被打,讓手下們很心疼。(圖/傳影提供)

柯震東在《打噴嚏》裡一直被打,讓手下們很心疼。(傳影提供)

 

小弟都會苦笑,然後說雖然有套招,但被打真的很痛,幸好那個時候賺很多錢,被打是應該的,也不會生氣,只是一直拍打戲真的太消耗體力,尤其擂台的格鬥戲因為場景搭建關係,必須一口氣拍好所有場次,於是他每天一睡醒就去片場挨揍,揍到靈魂出竅後一路發呆回家,簡直就是活生生被痛揍了一個星期。

 

話說正在看這篇文章的小弟啊,挨打的本事,離開了拍戲的擂台,才真正開始對吧?


延伸閱讀
【監製手記2】九把刀《打噴嚏》 我們人生吃過大便,BUT!
【馬欣專欄】就算回不去《那些年》 柯震東仍是難得一見的明星
【影評】《打噴嚏》 什麼是超能力?
【蘭蘭夫人會客室(上)】再愛一回《打噴嚏》
【蘭蘭夫人會客室(下)】細說從頭《打噴嚏》

 

●以上言論不代表男言之癮立場

文章來源:【監製手記1】九把刀《打噴嚏》 飛撲不了老婆婆,只好更努力

由《鏡週刊》授權提供。

(封面圖/傳影提供)